我们基本判断是现在宏观经济并不处在全面过热的情况下,或者是继续增速过热的情况下,我觉得不应该采取全面紧缩的政策。而是要根据现在成本推动和流动性和外资流入的情况,采取一些调整外部经济关系,包括汇率,包括资金流动的控制;包括准备金的调整。……

    我对11年的A股市场偏乐观,对中长期则更乐观些,认为目前市场对政策的出台预期反映过度,政策总体是上张弛有度,没有必要陷入08年三季度类似的恐慌。明年经济增长超9%,但企业盈利无疑面临下滑压力,这决定了明年市场的上涨空间受到一定限制。另一方面,由于大市值股票的估值优势,不少股票估值低于香港H股20%-30%,大规模的大小非解禁结束,中国步入了全流通时代,因此,估值筑底,下跌空间十分有限。……

    我们认为基于经济周期,对于自上而下的考虑,市场明年可能会有一个正收益,但是振荡也可能会比较大,当然会有一些结构性的机会。其中第一个就是消费品,第二个新兴产业,第三个就是价格很难受管制的资源品。明年第二季度会有一些风险,大家可以做一个准备,风险因素主要是来源于政府的调控。……


>> 长信基金"掘金2011"高端论坛即将启动(搜狐财经)
>> 李迅雷:明年M2增速调至15%是适中的 (第一财经日报)
>> 樊纲:中国此轮通胀不会高达6%到8% (和讯网)
>> 长信基金“掘金2011”高端论坛启动 (上海金融报)
>> 长信基金:明年二季度可能出现风险点 (中国证券报)
>> 长信基金:明年最看好消费领域 (金融界)
© 2010 长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| 免责申明 | 沪ICP备06007464号
本网站所有资讯与说明文字仅供参考,如有与本公司相关公告及法律文件不符,以相关公告及基金法律文件为准。